取名废  

前两天微博整顿,好多太太在义正言辞地讨论脆皮鸭文学的重要性。微博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到处充满了丧气和绝望。跟老公提了一句微博又扫黄了,老公说干得好啊,写同性恋小说的人都应该去死。转了篇说脆皮鸭是女性诉求的微博,同学说我烂到根了……办公室生了娃的讨论养娃,没生娃的讨论准备生娃,跟她们聊电子,游戏,她们是一窍不通的,一脸理所当然的笑着说“这些我都不太懂”,当然可以和她们聊烹饪,综艺和韩剧,不过这些我也不太懂。

我妈看到我拿着手机又说我一天到晚玩手机了。是啊,不玩手机能干嘛,现实中的聊天快要让我窒息了,网络已经成为了我精神世界的一部分,我不是在玩,我在进行一部分生活。

我们这代人是不是活的太超前了?还是我真的太幼稚了27岁了还不懂事中二期无限长?突然觉得活着特别没意思啊。感觉自己快抑郁了。

2018-04-15 评论-8 热度-6 吐槽

评论(8)

热度(6)

©取名废 Powered by LOFTER